当前位置: 首页 > 法官风采 > 法官手记
不忘入党初心 牢记使命为民
作者:朱玉珑口述 女儿朱燕整理  发布时间:2018-05-22 18:10:54 打印 字号: | |
  • 朱玉珑工作照
  • 朱玉珑近照
  九江法院网讯

  一、苦难萌初志 南下献青春

  1948年10月我的老家长春在解放军兵临城下围困后,终获解放。“长春围困战”是辽沈战役中最艰苦的一战,围困期间家里的粮食都被国民党兵搜刮尽了,我是冒着生命危险靠偷抢国民党空投食品才死里逃生的。我深感只有共产党才能救中国。 1949年初我报名参加了共产党举办的长春青年干部培训班,从此参加革命了。因表现突出还当上了培训班的班长呢!培训结束后,被组织择优选拨到南下干部工作大队。

  1949年4月21日,党中央发出了“打过长江去,解放全中国”的号召,百万大军西起九江湖口,东至江苏江阴,打响了渡江战役,解放军排山倒海、势如破竹,于1949年4月22日便占领了南京总统府,取得了全线胜利。与此同时,我也接到了南下的命令。火车经过山海关、天津、南京,一路上走走停停,不时有枪声、炮声传来……。到达南京后改乘船逆江而上,我于1949年4月29日随南下干部工作大队从长春到达九江码头。这一天正是九江解放的日子,我随解放大军同时抵达九江城。当时百姓夹道欢迎,喜庆的锣鼓、挥舞的彩旗、激动的笑脸至今还印在我的脑海中……。

  20岁的我意气风发,怀着对革命极大的热情投入到工作之中。到九江的第一站我被分配到九江市总工会工作,那时都着军装,还配了手枪呢!因有文化,又能吹拉弹唱,主要做文秘宣传的事。当时刚解放属军管时期,九江市的形势也很复杂,常有特务、地痞流氓滋扰。1950年我以军代表的身份进驻九江兴中纱厂(后于1956年公私合营,再后来改名为九江国棉一厂)工作。当时的兴中纱厂是资本家的工厂,厂主有李群化和朱老板。我去了以后,深入到车间工人当中,宣传党的政策,了解群众的疾苦,引导资本家合法经营、善待工人……。在纱厂我工作了半年,期间的1950年11月,我光荣地加入了中国共产党。

  我的入党介绍人是当时的总工会主席王泽民,也是我的支部书记,后来他担任了九江地区行署专员。我们支部除了王泽民,我、还有一名党员,我现在忘了他的名字。我当时加入党组织还是秘密的,连家人都不知道。因为刚解放形势复杂,党员都是秘密身份。一是为了便于工作;二是为了安全。国家那时是实行供给制,我也没有工资。记得我交的第一次党费是我南下前母亲给我的唯一的一块大洋,这也是我的全部家当。从此我就把自己的一切都交给了党。

1955年国家取消了供给制和包干制,我才有了工资。由于我在总工会经常写材料,组织各项活动,工作能力较强。1952年,组织上重用我,将我调往九江市委宣传部,任副部长。后于1955年调往九江市检察院,任副检察长。

  二、蒙冤受磨难 逆境守初心

  1956年,中央提出“大鸣大放”,我出于对国家法制建设的关心,善意地提出了“国民党都有六法全书,共产党应加快立法”的建议。谁知道遭到厄运!1957年被打成“右派”,行政级别从16级降为20级,并开除了党籍!心爱的手枪也上交了。我为之信仰的共产党竟然不要我了!我背井离乡,离开东北老家、离开母亲和兄弟亲朋(我父亲在我几岁时便因病无钱医治去世了),南下革命是为了什么?不就是为了推翻三座大山,让老百姓都过上好日子吗?我悲愤、我伤心,我想不通呀!竟想以自杀证明自己对党的忠诚,幸被别人发现救下。从此到处下放,颠沛流离,接受劳动改造。在22年的逆境中,我先下放到湖口县武山乡,在湖口的共产主义劳动大学,简称“共大”当政治教员。“共大”在1977年恢复高考后逐渐取消。后又下放到瑞昌县(现为市)花园乡。我苦中作乐、相妻教子,种菜栽树、养鸡养狗,过着农耕生活。早年毕业于南昌卫校的妻子则在农村当起了“赤脚医生”,整天肩背药箱,走村串户为农民治病。我的家也成了农民兄弟聚集聊天、倾诉喜怒哀乐的地方。我与农民成了朋友,教他们种果树、学文化,搞多种经营,深受农民的欢迎。我还时常帮当地农民解决生产生活中的难题。如在瑞昌下放时,当时化肥紧张,农民买不到,我就坐车颠簸上百里回到九江,找熟人批条子帮农民买,解了农民燃眉之急。他们都亲切地称我为“朱同志”!我之所以这么做,是认为自己仍然是一名共产党员,仍然牢记党的为人民服务的宗旨,始终坚信共产党不可能不纠偏,更不可能永远抛弃她的儿女!1972年10月,我全家五口人从瑞昌农村返回九江,当地村民依依不舍,挥泪相送,还给我们送了不少的土特产呢。时隔46年,瑞昌花园乡的许多农民朋友仍然记得“朱同志”,至今还常有老俵们来看望我。

  三、沉冤得昭雪 老骥千里行

  1978年党中央召开了十一届三中全会,提出拨乱反正。春天来了,1979年我终于获得了平反,随即恢复了原有的行政级别,同时恢复了党籍。此时我已整整五十岁了,两鬓已霜染。我百感交集、热泪盈眶,我终于又回到了党的怀抱!随后组织上又重新安排了我的工作,我珍惜这来之不易的工作机会,先后在九江市供销社、市司法局、市中级人民法院担任一把手。不论到那里,我都关心群众的疾苦。在供销社时我筹建了第一栋职工宿舍楼。1980年还把当时唯一免考的招工指标让给了同事孩子,让自己的女儿参加全市的招工考试;筹建司法局时,一无房,二无人,我白手起家,一开始在家里办公,在较短时间内选调许多优秀干部入局,租赁了办公楼,使工作很快走上了正轨,后又与法院合盖了干部宿舍楼;在法院工作时,我特别注重法官队伍建设,注重办案质量,避免怨假错案,主张少杀慎杀,因为我深知被冤枉被错杀将是多么沉重的灾难呀!在1983年“严打”中还受到个别领导的质疑……。1989年我从市中级人民法院以行政14级副地级待遇离休。

  在我的影响下,我的三个儿女都热爱、信仰共产党,都是党员,一个个都是好样的!

  四、高龄保本色 走进新时代

  如今我已九十高龄了,虽年老体弱多病。但我仍时时关注党和国家的大事,每天坚持看报。十八大以来,以习近平为首的党中央坚决反腐,提出了“八项规定”,并清除了党内不少腐败分子,正了党风,顺了民心,使党保持了纯洁健康。党的十九大更鼓舞了我,我已是69年党龄了,我亲身经历了中国共产党的风风雨雨,坎坎坷坷,深感共产党是伟大的,只有她才能带领团结全国人民,让中国走上富强、民主、文明、和谐的新时代,我祝福我们的党和国家繁荣昌盛!

                     作者单位:九江市中级人民法院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2018年5月17日
责任编辑:徐睿
中国法院网 | 人民法院报 | 江西法院网 | 赣州法院网 | 宜春法院网 | 南昌法院网 | 萍乡法院网  | 上饶法院网 | 新余法院网 | 鹰潭法院网
景德镇法院网 | 抚州法院网 | 吉安法院网 | 中国九江 | 九江新闻网 | 九江文明网